雷火竞技

课程设置
你的位置: 雷火竞技 > 课程设置 > 雷火竞技

关于瑜伽(十九)-意料之外的伤害

发布时间:2023-02-07 21:01:30  点击量:
更多

  这是一个在网络上和一个瑜伽老师(简称为L)聊天事情。大致内容是这位瑜伽老师无心或者说无意当中对瑜伽学习者(简称为D)造成了伤害,D感觉到了不被尊重与被冒犯且很难受,具体事情就不描述了。

  为何不具体描述,因为具体的描述就会过渡的关注这件事情,过渡的关注就会有一个归因,当我们把这个事件责任主体归到对方时,我们就把对方定义成一个“施暴者”,把自己定义成一个“受害者”,而这样的归类,对L和D都不公平,因为原本就是本着和善友好的目的而进行的交流……

  旁观者小C说:不知道怎么说,有时候就是得自己去承受和消化别人带来的伤害。ta们道歉也好,不道歉也好,伤害已经形成了。补偿也好,不补偿也好,都得自己去处理自己的情绪。

  从这个事件来看,L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道歉,然后说,有没有什么是ta能做的或者说可以补偿,可以让D好受一点。而D最大的感受是难受,生气到也谈不上,只是感觉到了自己受到了伤害。D直接表达了自己的感受与想法。

  从整个对话来看,虽然这是一个让D受到伤害的事件,但是这个沟通是一个有效的沟通。因为事情已经发生了。L让D表达了ta的情绪与想法。而D愿意沟通也减轻了L的内疚感,因为可能D跟L原始的动机,都是在试图去更好的处理当下的这个事件。

  1、回看之前的聊天,L是很友善、友好的人,而这次的事件是L没有那样的意识概念或者说意识概念有误,所以才会出现这次突发的对D产生伤害的事件。不能因为雷火竞技一件事情,而否定了别人的全部,一事归一事,只是这件事情是L没有处理的好。

  2、事件已经发生,它就在那里,继续待在负面的情绪里,如难过,或者说转移注意力不关注这件事情,努力去干活或者学习。细细想一下,想要去干活与学习本就是自己想做的事情,为什么一定要找一个外部刺激事件来作为刺激点,让自己产生足够多的行动力呢?

  事情已经发生了,不管我后续选择什么样的态度回应,那件事情还是会在那里,但是我可以选择用什么样的方式去面对。

  放过自己,也是放过别人,放下这件事情,也让别人从这件事情里出来,因为假设D继续难过,有的只是让L有更多的负罪感与内疚感……,对彼此来说,本身就是一种伤害。

  3、继续呆在负面的状态里,对我有什么好处呢!因为事件已经发生,它就成为了过去或者说昨日之事,而继续呆在这个事件里不出来,让自己持续保持一个受害者的角色,把自己置于一个能力不足的角色里,我们就把快乐的钥匙放到了别人的手里或者默认对方是一个强大客体,又或者说把对方定义成一个有能力解决问题的人,因为这样,你会期待别人能为你做些什么或者为你而改变什么,但是,人生,不应该是这样啊!我只有把钥匙放到自己手里,我才知道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有时候,事件已经发生,在当下,我们确实是被这个事件伤害,在后续的受伤的感受里,我们是被自己的负面情绪所淹没,是情绪持续影响着我们。而这些负面情绪里,我们所感受到的被伤害,连同着过去那些被伤害的感觉也一起出来,一起浮现。这是一个旧有的模式,很多人都一样,有没有一种可能性,我们能找到另外的方式去应对这些情绪。

  如理性的分析一下,我在这件事件中的感受是什么,我感受到被伤害,难过的点是什么,而后续持续的负面情绪里,我又能发现什么,我待在这样的负面情绪里,我能看到过往的感受是什么,过去未曾解决的问题是什么?

  1、我们说的某一句话,其实都是有原因的,只是这些话说出来,对自己来讲,是让自己停止某个行为动作,刚好借由当下情境发生的事,也就是外部刺激事件,来强化这样的理念,然后用语言去表达并付诸于实践。

  分析一下,这里面原始的动机,就是自己不愿意面对或者说不愿意去承担、又或者没有能力去改变,而对方是一个好的客体,所以就让外部事件去承担,或者让别人去接住这个情绪,让别人对这个情绪或者感受负责。因为对方如果不是一个好的客体,你就会压抑这个行为与动作。

  2、在所有伤害的事件里,刚开始是一方伤害了另一方,但在所有互动里,被受雷火竞技害的一方,如果ta完全的表达ta的情绪的时候,其实伤害就会减半,同时,被伤害的一方,自由的去表达当下的感受与想法时,意味着有很强的攻击性,这就意味着,做错事的一方,不管ta愿不愿意,ta都要去承受这些。能承受得了,会默默的接下被伤害一方的所有情绪,而接受不了,ta就会反向再次去伤害被伤害的一方。

  (在这样的过程里,忍住愤怒或者不去表达自己的感受,会让对方感觉你在跟ta划清界线,你马上就要消失了一样,因为表达,意味着想要沟通,想要妥善解决当下的一切。)

  同样的都是争吵或者伤害性的事件,一个成熟的个体,会将事情的负面结果降到最小,而一个不成熟的个体,会把彼此拉向一个更负面的情境里,并且有可能继续恶性循环。

  3、在所有伤害的事件里,能够控制情绪、能够表达出情绪情感,能够本着解决问题的态度去沟通,本身就需要很大的能量,而双方都得是内核完整强大的人。从这一个层面上来看,能有效的沟通就是一个不错的开始。

  大部分的争执,大致都是因为无法沟通吧,你不了解我,我不了解你,你不愿意站到我的位置思考,我也不愿意站到你的位置思考,彼此指责抱怨,刚开始可能确实在谈论某件事情,后面吵着吵着就变成了另外的事件,就是为了吵而吵,为了自尊而吵,为了不让自己的自恋破碎而吵,为了自己的不负责任而吵。

  理想的状态是双方都有足够的认知,足够强的觉知能力。即使是争吵也能在这个争吵当中的有意义的点,让自己成长,因为在这样的事件里,能看见自己,也能看见别人。能看到自己原始动机,能了解到别人的动机,有能力为自己承担起自己这一部分的责任,在能量足够的情况下,替别人分担一些。

  1、不是一争吵就意味着关系的结束,而是在经历的事件里,看见自己,也能看见别人,然后很好的沟通,尊重自己的感受,尊重别人的感受。

  2、自己想要去改变的一个点,不需要依靠外界事件的刺激,而去改变,自己需要看到我为什么有这样的一个想法,我想要这样做的原因,如果我做不到,我是否能够接纳自己,允许自己。当对自己足够坦诚,诚实的面对自己时,是舒适的,是放松的。

  我们一直以为是环境里的人或者环境里的事件让自己处在一个焦灼的状态里,但其实你可以选择。

  有些人愿意和你一起聊天,是因为你的想法和见解比较独特,能够引发对方的思考,大概,每个人被当成工具人的时候,被当成工具人心情是不好的!因为一个人在一个群体里或者小团体里,只是一个答疑解惑的存在,在所有人需要你时,你给出你的能量与合适的建议,每每我们从这个角度出发看问题的时候,心情都是极度不适的。

  但是,换一个角度的时雷火竞技候,你的感受与体验就不一样了,你会发现,你有一眼看清楚事物本质的能力,这些不是你分析出来的,而是日常思考当中形成的条件反射。

  当自己给别人建议时,需征求对方的意见,是否能够接受当下来所要谈的内容,如果能,就说,如果不能,就不说,因为不是每个人都有能力能够直接面对事情的本质。你以为很简单的点,在别人那里就是难以跨越的山坡与坎。

  有时候,你得分清楚是你想讲,还是对方真的想听!如果只是你想讲,就应该克制,如果对方想听,你还得去和对方沟通,他们能承受的能力范围。

  工具人,只是在特定的场域而产生,但是,被当成工具人的人可以选择,可以选择离开那样的场域,毕竟,别人的事是别人的事。

  工具人,大致可以理解为能力足够强,每个人都在工具人那里,获得自己想要了解的那一部分,然后挥手说再见。

  1、L做出伤害D的事件,原本就不是有意这么做的,如果在这个层面的话,是可以被原谅的。有可能L道歉的时候,就是真诚的道歉,但是D接受不了,是因为L看不见难受的点,L道歉的内容不是D预期的内容,所以D很失望,对道歉的内容很失望,所以接受不了对方的道歉,如果L在那样的情境下,能够表达出D的感受,然后道歉,我想D的感觉会好很多。

  2、关于失望,L伤害D的时候,D是震惊的,因为在L的印象当中,L不是这样的人啊,有可能,这才是L真实的样子,而D看L是想象中的L的样子,并不是真实的L,所以当L无意当中伤害到D的时候,L在D心中的形象幻灭,与其说对对方失望,倒不如现实没有如自己预期那样,D是对自己预期失望。

  3、伤害事件发生时,尽管是无意的,但不可否认的一点,这个事件就是给D带来了伤害。

  1、不要因为别人的错误而惩罚自己。不要因为别人的错误而不断的让自己内耗下去。

  2、别人确实是伤害了我们,但是,后续一直在负面的状态里,那就不是别人的问题了,而是自己的问题了。

  3、伤害事件已经发生,我可以选择用什么样的方式去面对,人生有更多重要的事情要做,我不能在这样的事件里不断的内耗,然后伤害自己。

  4、期待别人为自己做一些改变或者说期待别人来照顾自己的感受,我们就把自己定义为受害者的角色或者说没有能力改变的角色。换一个角度看,我们可以相信自己是有能量的,有能力为自己负起责任的,能为自己的选择负责,也能承接起别人丢过来的负能量或者伤害。

  任何一件事情,它都有它存在的意义,你可以选择看到积极正向的一面,你也可以选择看到消极负向的那一面。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玉沙路58号  电话:0898-66889888 手机:13988889999
Copyright © 2012-2022 雷火竞技 版权所有 ICP备案编:
网站地图